您的位置: 奉贤信息港 > 教育

万能驱动 第215章 不是琼瑶剧啊

发布时间:2020-01-16 20:21:58

万能驱动 第215章 不是琼瑶剧啊

第215章不是琼瑶剧啊

“这不是脾气不脾气的问题,何部长也是因为流言才会造成误会,我已经给他说清楚,并且我有沙宣和简柔就足够了……”方皓天认真说道,这种事情必须快刀斩乱麻,否则再拖下去对谁都不好。

沙宣和简柔心中长长出口气,尽管知道方皓天很,将来会有很多女人喜欢他,她们两人就是例子,但是真得不想再和别人分享,一个人的心只有那么大点,能包容多少人?

这不是爱谁深爱谁浅的问题,两个女孩都知道,一旦方皓天投入感情中会极其负责,就像这次天罚被覆灭,看着让人感动,可方皓天要经历多少危险,废多少心思才能办到呢?

如果每个人都让他如此付出,沙宣和简柔会很心疼,她们都不希望方皓天太累,所以两个女孩才会卖力修炼,就是不想成为拖累,甚至,还能成为方皓天的助力。

不过何娉说的话让两女立刻紧张起来。

“从来没有喜欢过我,那你为什么要摸我,而且还摸了三次!”何娉心中那个委屈啊,被人家占了便宜,到头来嘴巴一抹就不认账,哪有这么容易的事。

沙宣和简柔无比幽怨的看着他,这么长时间了,皓天都没摸过我们,难道我们不够吸引,他偏偏去摸何娉?我们从来没有拒绝的意思啊,只要你愿意……怎么样都行,可你为啥就是不碰我们呢?

“我……”方皓天真心郁闷了,次根本没想着摸,谁让你把驾照藏在胸罩里,第二次就更不用说了,那是你抱着我好不好,至于第三次……真是美妙的误会。

偏偏这些解释都说不出口,方皓天终于有一天,感觉到了哑口无言是什么滋味,智商再高也管不到情商上的事,面对这种纷扰,的确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了。

“这些都是误会,我从来都没有……”方皓天还是要解释清楚,否则沙宣和简柔又要吃醋了。

“舞会,我们什么时候参加过舞会?”何娉也学起了胡搅蛮han,很快就把陈乡长的话套用过来。

咦?姐姐的嘴皮子啥时候这么利索了,这不科学啊。(,观看本书更新)何峰奇怪了,真没想到脾气暴躁只懂得开炮的姐姐,竟然也能巧舌如簧?

“何娉,重申一遍,我已经有沙宣和简柔了,我要对他们负责。”是人就有弱点,方皓天对敌人杀伐果断,总不能对喜欢自己的人也杀伐果断吧,这是人能干出来的事吗?

“那你也得对我负责,你摸了我,三次!”何娉说完还挺了挺丰满的胸部,一改往日性情,耍起赖皮就连方皓天都挡不住啊。

“好吧,那你也摸我三次,就算我们扯平了。”方皓天也耍赖,看谁能耍过谁。

沙宣和简柔差点笑出来,可是看到何娉愣在当场,并且眼眶微红,她们就笑不出来了。换位思考,如果她们被方皓天拒绝的话,也一定很伤心吧。

“我明白了……”何娉眼神暗淡下来,她已经很努力的改变自己。

在方皓天面前她要表现的温柔,甚至学会了撒娇耍赖,尝试一切女人应该掌握的技能,但是结果却告诉她,方皓天从来没有那种想法,从头到尾都是一厢情愿。

这次打击所造成的伤痛,甚至比当年失去那只守山犬还要强烈。因为的守山犬已经死了,可让她动心的人还活着……却不属于她。

如果时光可以倒流,并让何娉知道方皓天是个什么样的人,她肯定会好好珍惜,不和他吵闹,一定会忍让着他,不管他让自己做什么……都会去做。

至于方皓天为什么要给父亲一千万欧元,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当前的态度,已经说明很多问题。

“是我自作多情,祝福你们……”何娉黯然转身,不是没有想过争取,但是和两个青春靓丽的女孩一比,就让她生起自卑之心,萦绕在心头的就是流言中的嘲笑----老牛吃嫩草。

“姐,你现在怎么下山,有狼啊。”何峰急眼了,似乎看到当年那个失去守山犬,伤心到两天两夜不吃不喝的姐姐。

只有很少数人知道,外表看似风风火火,性格暴躁的何娉,其实内心很脆弱,和简柔就是两个极端。

何娉仿佛没有听到弟弟的叫喊声,依旧向门外走去,快出门的时候才用力奔跑,很快就消失在夜色之中。

“姐姐……”何峰更急了,连放在身边的电脑包都顾不上背,就直接追了出去。

一心看热闹的何峰根本没有想到,事情会是这种结局,本以为就算姐姐现在争取不到,也不会轻易放弃吧,谁知道直接走人呢?还自作多情,祝福他们?我的姐姐啊,你以为这是琼瑶剧本?

看着姐弟俩一前一后离开,方皓天也很担心,虽说山狼很少出现在下山的路上,但是谁也不敢保证,他很想跟着去,暗中保护姐弟俩下山,考虑到沙宣和简柔的感受,就犹豫了。

沙宣和简柔相视一眼,似乎从对方的眼中解读到什么,两个女孩相处的时间不久,却培养出难得的默契。

“皓天,你去吧,她的心伤了,再别让人也伤了。”沙宣淡淡说道,简柔也是连连点头,这正是她想说的话。

“嗯,我这就去,你们也要小心,晚上别出院子,把门关好。”方皓天耐心交待道,可别护送的人没出事,家里却着火了。

“嗯,你放心去吧,路上小心点。”沙宣上前整理方皓天的衣领,就像一个贤惠的妻子。

方皓天点点头出了小院,把门关好后先去找腾青山。他不在的这几天,都是村里派人保护两个女孩,方皓天要出门就必须打个招呼,而且还有窑洞的岳老师,他也不太放心安全问题。

“沙宣姐姐,何警官很伤心的样子呢,如果她真得喜欢皓天哥哥,你会不会接受她呢?”简柔轻声问道,同时这也是她自问的问题,就因为没有答案,才会问沙宣。

“我不知道,看皓天怎么想吧,反正这辈子我都不会离开他。”沙宣无奈说道,一个为了她,甘愿与强大的杀手组织为敌的男人,沙宣怎会轻易放手。

至于何娉的问题,别看沙宣很霸道,但心里却清楚,依照皓天的脾气和性格,她和简柔并不是,将来或许还会有女人走入方皓天的生活中。

“小柔,我们不能轻易妥协,不是因为有人与我们分享皓天,而是他这样太累,如果每个人都有危险,都需要拼命的话……他有多少条命可以拼?”沙宣郑重交待道。

“我明白了,沙宣姐姐。”简柔坚定的点点头,只是将来能不能如此坚定……就不知道了,反正刚才看到何娉黯然离开的时候,她真得心软了。

何娉跑出没有多远就放慢脚步,毕竟后面还跟着弟弟,万一路上出事她怎会心安。其实跑出院门的时候她就后悔了,觉得自己不应该太任性,这么危险的夜路,不仅仅要为自己的生命负责,还有亲朋的担忧。

“呼……呼……姐,我们回去吧,这夜路真不能走啊。”何峰喘着粗气说道,不管身体素质有多好,跟练筋骨初期的姐姐比起来就差远了。

“回去?”何娉回头望向小院的方向,苦涩说道:“那个小院有我的位置吗?爸爸和大伯不应该告诉我这件事,让我糊里糊涂下去多好。”

“可你也不能跑的这么快啊,我还以为你会继续战斗,还在心里为你打气呢。”何峰心中叹息,就算爸爸和大伯不告诉你,方皓天是隐形人的事,你迟早都会知道啊。

姐姐真得是因为一千万欧元才感动至追到绿田乡吗?我看不一定,恐怕那个总让你吃瘪的方皓天,已经在你心里留下印记,只不过与隐形人重合后,才让你放下矜持的吧。

“走吧,我知道我不该任性,但是现在要我怎么回去?”何娉暗生悔意,但她也要脸面,京都有哪个红色子弟像她这样,为了一个小自己八岁的男孩,连矜持都不要了。

这一切,都被隐藏在暗中的方皓天听见,这样的何娉让他感觉很陌生,却又很自然很贴心,或许这才是她真实的,不为人知的一面。

如果有人知道,何娉竟然会说出“我不该任性”这种话来,恐怕眼珠子都能掉一地,这还是那个逢人必开炮的何炮筒吗?

“郁闷啊,你跑的太快,我连电脑都没背上。”何峰真心郁闷,下山是他的心愿,不就是为了上偷菜玩大菠萝吗,可如今笔记本都没背上,还玩个屁啊。

“你可以回去取啊。”何娉淡淡说道,眼中闪过一道期颐。

“算了吧,你都跑到山道上了,我可不放心你的安全。”何峰没有发现姐姐的情绪变化,偷菜大菠萝什么的,怎能有亲人重要呢?

“那就走吧……”何娉眼中是深深的失望,回头看了一眼方家小院的方向,却看不见黑暗中的一百米远,方皓天加载级鹰眼与她遥遥相对。

黑龙癜风医院地址
北京股骨头医院看病怎么样
保定治疗睾丸炎费用
广东治疗牛皮癣费用
宿迁哪家医院治癫痫病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