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奉贤信息港 > 教育

國际反腐专家谈狆國足球反腐制度设立者婹负

发布时间:2019-11-10 22:15:35

编者按:中国足球大规模反腐在国际社会引起了关注。世界反腐权威机构“透明国际”的三位专家近接受了新华社专访,对涉及中国足球反腐的一些具体焦点问题如“谁该为谢、南、杨的堕落负责”、“重判还是轻判”、“中国足协管办分离”和“送礼行贿”等,谈了他们的看法。今天按上、下两篇播发。

制度防范、教惩并举

问题:谢亚龙、南勇和杨一民在忏悔时一再表白自己本想好好当官,为人民服务,却从足协高官沦落为阶下囚。对于他们的堕落,您认为环境和个人因素分别起到多大作用?腐败有时是人性使然?

科布斯·德斯瓦德特(透明国际行政总裁):我不认为人性本恶,我相信人性本善,这也是我们人类社会进步的重要原因。同时,我们必须要看到,如果我们社会中有人能冠冕堂皇地大发不义之财,甚至胡作非为非法谋利,那别人就会想:“既然他可以那样做,我为何不可?”因此,我认为保证公平、透明的制度至关重要。没有这样的制度,心地善良的人也有可能变坏。所以,政策和制度的设立者要负。如果中国足球不能因惩治腐败问题而得到改善,那就是中国体育的失败。

廖燃(透明国际东亚及新会员地区部门高级主任):环境和制度是主要问题。如果一个科室10人中9人收礼受贿,自己一个人不收就坏了规矩,别人就会恨你和排挤你。所以他就只好也收礼受贿,开始还觉得不妥,后来就欲罢不能,习以为常了。归根到底,这是个制度问题。

问题:既然环境影响如此重要,那么腐败分子个人是否承担较少的罪责?

德斯瓦德特:我认为双方都有。如果街对面的超市晚上忘了上锁,我钻进去偷一车贵重物品。我不能说,因为他们没锁门我就没吧?我利用别人的失误为己谋利也是不对的。

廖燃:触犯了法律就是犯罪,这是事实。不能因为制度有问题就可以洗脱个人罪责。个人犯罪也必须要承担。事实是:不是每个足协官员都贪污腐败,不是每个裁判都是黑哨。

问题:谢亚龙说他虽然拿了别人送给他的好处费,但自己不是贪官。他这样说有道理吗?

廖燃:一派胡言。他如果不是足协高官,别人会给他送钱吗?利用公权谋取私利,就是腐败的根本定义。你不是贪官是什么?

问题:足球腐败不仅在中国、而且在世界赫然已经成为一种“文化”,如何铲除其文化根源?

西尔维娅·申克(着名足球反腐专家、德国律师):有一点我必须要提醒中国,足球腐败有其独特的文化。铲除这种文化,就必须从根源开始。

我们发现,球员打假球都是从底层联赛养成的习惯。所有的联赛球员都由底层联赛脱颖而出。当他们还在那里踢球时,就会碰到默契球这个问题。如果一场比赛对他们无所谓,但对于对手来说却很重要,比如涉及保级或者夺冠,那就没必要去死拼对手,不如送个顺水人情。这就是打假文化的根源。开始他们或许还觉得踢默契球别扭,但久而久之也就习以为常了。底层联赛有了这样一个不健康的氛围,就会逐层往上蔓延,演变为假球文化。我们德国有这种文化,整个欧洲有,亚洲肯定也有,想必中国也不例外。

铲除这种文化,必须要从底层联赛球员教育培训开始。德国联赛已经认识到这个问题,我们已经开始着手进行试点培训,从球员那里得到的反馈相当不错。

问题:中国不仅存在球员打假,还有足协官员收受礼品贿赂问题,如何杜绝?

申克:首先要在中国足协和各俱乐部确立“规范操作”的原则。这是很多国际大公司自我管理的一套标准程序。职业体育也是商业,也要套用商业管理体系。对于收礼也要有严格的规定。不法分子贿赂体育官员往往是从送礼开始,先送个小礼品,后来逐渐加码,到提出非法要求,对方已经深陷其中,无法拒绝。

我知道,在中国文化里拒绝礼品比较困难。因此中国足协出台一个明确规定:官员不得收受任何礼品。必须要有这样的规定,并要对官员进行教育,让他们明白收礼的潜在危险。这是保护官员免于犯罪。

在国际足球界,球员打假和官员收礼已成为特殊的文化。我们是可以改变这种文化的,教育是主要手段。反腐不是要把几十、几百个人投进监狱,必须要从根本改变做起。中国足球反腐必须要注意这点。

问题:国际足联提倡惩治腐败实行“零容忍”政策,同时又主张“特赦”,二者如何调和使用?

申克:“零容忍”政策是起点,根本的,对于罪犯绝不姑息。如果不执行“零容忍”政策,现状很难改变。即使你有完备的法律,但不执行,又有何用?

但也要提供坦白自首的机会,对于主动坦白者要适度减刑。几年前的德国“西门子腐败案”处理方式可以提供借鉴:高层领导全部下台,中层领导里也有几个犯罪严重的被处分了。办案人员还成立了一个专门的委员会接受自首。结果很多人都主动交代,获得宽大处理。

廖燃:“零容忍”是要严格执法,不能姑息养奸,而不是要加重处罚,比如说该判7年的却要判10年。西方对付经济犯罪以民法为主,刑法为辅。比如一个会计师经济犯罪,多会被判7年监禁,但要被重罚,罚款会是赃款的好几倍,然后取消营业资格,以后再也不能当会计师了。如果裁判吹一场“黑哨”能拿一些钱,但风险高、代价大,他们在作奸犯科之前就会三思而行了。

第1页 第2页 下一页 末页

安全
数码
新生儿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