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奉贤信息港 > 养生

龙斗太虚 第十三章 千年树王心

发布时间:2020-02-15 19:28:46

龙斗太虚 第十三章 千年树王心

xiǎo玉睁开双眼,先是迷茫的看了一下四周,待看到龙羽时,xiǎo玉的瞳孔一缩,拔腿就向门外跑去,龙羽见此,就想拦住她,就在这时,只听龙爷略带虚弱的道:“xiǎo子,现在的她,已经是你忠实的仆人了,只要是你的命令,她都不会违背,还有,赶快给我找些恢复精神力的丹药来。”

龙羽闻言,却是没有説话,而是向刚才那道微妙的联系下了一个命令,只见本来跑到门口的xiǎo玉在原地直接转过身来,接着就向龙羽这边走来,而xiǎo玉的眼神之中满是惊恐之色。

待xiǎo玉走到龙羽身前,这才停了下来,龙羽嘿嘿一笑,不过还不待龙羽説话,只听一阵脚步声传来,龙羽赶忙坐下,而xiǎo玉则是双脚一软,顿时坐在了地上。

刚走进房门的龙音儿见到这,连忙走上前来,扶起xiǎo玉道:“xiǎo玉,你怎么了,是不是伤势又复发了。”

而龙羽也是一脸宅意的回过头,明显就是装的,不过现在他可没命令xiǎo玉,而是xiǎo玉自己坐下去的。

看着龙羽回过头来,xiǎo玉满眼怨毒的看了龙羽一眼,好在这时龙音儿也正好看龙羽,不然让龙音儿见到xiǎo玉眼中的神色,龙羽不知要怎么解释了。

xiǎo玉在怨毒的看了一眼龙羽后,就对龙音儿道:“音儿姐,我没事,只是有diǎn累而已。”説完,就牵强一笑。

龙音儿见xiǎo玉真的像是很累的样子,就连忙扶她到椅子上坐下,龙羽见状,也不好表现的太过冷漠,连忙关心的问了几句,而xiǎo玉却不领情,冷哼一声。

龙音儿见此,不禁疑惑的看向龙羽,龙羽见龙音儿看向他,嘿嘿一笑,却是岔开话题道:“对了,音儿姐刚才干什么去了。”

龙音儿见龙羽岔开话题,虽然有些疑惑龙羽哪里得罪了xiǎo玉,但还是回答道:“哦,刚才是依婆婆叫我帮她打一下下手,她想炼制一炉四品回元丹。”

听完龙音儿的话,龙羽diǎn了diǎn头道:“那音儿姐一定有些累了吧!还有你看xiǎo玉现在的状态,我看你们还是先回去休息吧!“

见龙羽这样説,虽然龙音儿有些不愿,但还是diǎn了diǎn头,道:“那我明天早上再来看少爷吧

!”

龙羽闻言,连忙摆手道:“音儿姐明天就不用来了,因为我明天还要上山去见凤凰家主。”

看着龙羽摆手,龙音儿的心里顿时有些失望,不过听见龙羽后面的话,龙音儿不禁有些宅意的看向龙羽,而一旁恨不得马上走的xiǎo玉也因为龙羽的话而看向他,见两女都看向自己,龙羽却只是露出了淡淡的笑意,根本就没有要解释的意思。

龙音儿虽然不知道龙羽要找凤凰家主有什么事,但还是满脸关心的道:“少爷,要不要明天我陪你去一趟。”

龙羽见龙音儿满脸担心的样子,心下很是感动,道:“音儿姐,不用了,也没什么大事,你明天还是好好的干完自己的事情再説,到时候我若是从凤凰家主那回来,就去你那看你,可好?”

龙音儿虽然有些不愿意,但见龙羽这样説,还是diǎn了diǎn头道:“那好吧!”説完,龙音儿也就带着xiǎo玉向门外走去了。

龙羽看着越走越远的两人,直到看不到两人,龙羽这才回到房里,沉入心神喊了龙爷两句,见没人应,也就作罢了。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龙羽就向山上走去,走了一个多时辰,龙羽终于见到了凤凰家族的主殿,凤凰殿。

看着出现在眼前的凤凰殿,看得龙羽不禁有些愣愣出神,想起自己刚来到这里时,就大吵大闹,却是换来那句话,龙羽的嘴角立即露出了淡淡的笑意,甩了甩头,龙羽就向着凤凰殿走去了。

很快,龙羽就到了凤凰殿的门前,只见两个长得高大和有些粗犷的身影像是擎天柱一样,立在了凤凰殿的门前。

两人看到龙羽走了过来,只是淡淡的扫了他一眼,也没説什么,就任其走向殿内了。

其实不是他们不管,而是凤凰家主的话,所以他们根本就不用管。

而这还要从几年前説起,当时正是龙羽突破玄者失败的一年后,那些之前恭维他的人就开始来找他的麻烦了,从初的xiǎo麻烦到的拳打脚踢,龙羽都忍了,可是他们千不该万不该的是把他的一个要好的朋友打的不能修炼,就因为他还跟自己玩,这就使得龙羽彻底的爆发了。

青龙家族的招牌是什么,丹药,龙羽是从xiǎo就看着家人炼丹长大的,再加上他过目不忘的能力,除了那些高级丹药外,要有实力才能炼制,不过用来阴人损人的丹药,那是大部分都是一二品的。

龙羽就把这些年来自己存的,他们恭维送的东西和钱全部去买药材了,炼成丹药后,那些参与过把他要好的朋友打成不能修炼的人,就迎接龙羽的疯狂报复了,什么痒痒粉,昏迷散,接种而来,花样百出,有时候一阵风过后,你就中招了。

这就使得那些以前欺负过龙羽的人害怕了,不知是谁説了联合起来这样的一句话,接着,凤凰家族之中就可以看到,每天都有一群人去龙羽的住所,龙羽从开始吃了亏后,见他们人多势众,立马跟他们打游击战,这里放一个烟雾,那里一个人中招,这件事直到龙羽把一个长老的孙子弄得终身残疾才肯罢休。

那个长老见自己的孙子被弄成这个样子,当即大怒,可他也不会厚脸皮到以长辈的身份去欺负一个xiǎo孩吧,若是这样,那他还不被人笑死,而这长老当即约了一些和这事有关的长老联合起来向凤凰家主施压,和这事有关的长老居然达到了百多人,这下不单只凤凰家族,就连青枫大陆的众人都轰动了。

凤凰家主知道这事后,当即大怒,也不知是对这些长老联合施压不满还是其他,总之,凤凰家主直接一句话下来,这叫龙羽的xiǎo家伙可以在凤凰家族内任意通行,而且这件事也不得再度提起,否则逐出家族。

当凤凰家主的话落下后,众人哗然,不过这件事也就这么的不了了之了,不过这些人却是实在咽不下这口气,当即就诋毁龙羽,什么奸杀烧抢,无恶不作的留言在凤凰家族里那是满天飞,这就是xiǎo恶魔名头的由来了。

龙羽一走进大殿,只见一根根不知名的材料做成的柱子上调刻着一只只形态各异、栩栩如生的凤凰,在大殿的尽头,一张碧玉做成的桌子,桌子上两边各摆放着一尊xiǎo的凤凰雕像,龙羽走到桌子前,向一个正手拿着笔,低着头,神情看似很是关注,却不知其在干什么的中年人行了一礼,道:“凤叔叔。”

中年人不知是被龙羽的声音惊醒,还是中年人的事已经干完了,只见中年人手中的笔一停,接着就把笔放下,这才抬起头来。

一张二十来岁的脸,眉清目秀,俊朗非凡,不过其眼中确是充满了沧桑之感,给人极不协调的感觉,这就是凤凰家主凤天翔了,龙羽看到这张脸,嘴角抽了抽,虽然龙羽不是次看到了,可心里还是羡慕嫉妒恨啊!

凤天翔见是龙羽,也不宅意,呵呵笑道:“xiǎo子,是你啊!怎么这么有空来我这啊!”

龙羽听完凤天翔的话,也呵呵笑道:“凤叔叔好像不是太喜欢xiǎo子来这啊!”

谁知凤天翔听完龙羽的话,在龙羽哑然的目光中,回道:“对啊,你xiǎo子总共就来了我这两次,次就在我这大吵大闹,害得我颜面尽失,而第二次还更过分,居然是一百多个长老向我施压,我要是喜欢你来我这,那才怪了,这次是第三次,你不会是直接把我这凤凰殿给拆了吧!”

龙羽听见凤天翔略带调笑的语气,也没多在意,道:“其实这次xiǎo子来是想跟您做一笔生意的。”

“生意。”凤天翔有些宅意的回道,不过很快他就恢复了过来,又笑呵呵的道:“那你xiǎo子要跟我做什么生意啊!我可事先説明,要是太xiǎo了,我可不做。”

龙羽看着笑呵呵的凤天翔,张嘴缓缓的吐出“千年树王心”这几个字来,只见凤天翔脸上神色一僵,随即满脸凝重的道:“xiǎo子,你怎么知道我这有千年树王心。”

看着满脸凝重的凤天翔,龙羽心里就有些xiǎo得意,道:“只是听别人説的。”

盯着龙羽看了良久,凤天翔这才道:“虽然不知道你怎么知道我有千年树王心,但你既然要跟换,少也得让我知道你的价格是多少吧!”

龙羽闻言,眨了眨眼睛道:“这个,还是你来定吧!我先看看价钱合不合适。”

凤天翔听完龙羽的话,哑然失笑道:“感情你是不知道千年树王心的价格啊!”

龙羽看着又是笑呵呵的凤天翔,有些尴尬的diǎn了diǎn头。

凤天翔见状,道:“xiǎo子,其实这千年树王心,我本来是不打算拿出来的,因为这千年树心王已经算是这天地的至宝了,不过我前段时间听説你好像找到了可以修炼的方法,看来这千年树王心就是你要找的一种药材吧!好吧,既然如此,那我就给你报个价吧!”説完,就伸出三根手指。

龙羽看着凤天翔伸出三根手指,顿时惊叫道:“三千万?”

听见龙羽的惊叫,凤天翔摇了摇头,吐出来差diǎn让龙羽晕过去的话,道:“是三亿!”

龙羽听见这价格,彻底的蒙在了那里了,他怎么也想不到这千年树王心的价格居然恐怖到这种地步,龙羽甩了甩头,回过神来,看着凤天翔道:“怎么这么贵。”

凤天翔听了龙羽的话后,不可置否的道:“我都説这是至宝了,若不是你,我才不拿出来呢!”

龙羽听完凤天翔的话,略微沉默半响,随即从怀里拿出一瓶锻骨丹,道:“这里面有一枚丹药,我不知道价格,您帮我估计一下吧!”

凤天翔看着龙羽拿出一瓶丹药,似笑非笑的看了龙羽一眼,接过玉瓶,倒出里面的丹药,见是只有二品,不禁微微皱眉,随即直接就把这枚丹药给吞下了。

待丹药在身体里面释放出药力时,凤天翔的眼睛不禁一亮,随即似是想到了什么,道:“前一段时间,音儿这丫头在我这拿了一批百年药材,我想这枚丹药就是那批药材炼制的吧!”説完,憋了龙羽一眼,继续道:“若是你能拿出一百枚这种丹药,这颗千年树王心就是你的了。”説完就在手中的玄灵戒一抹,只见一个玉盒出现在了凤天翔的手中。

凤天翔也不説话,直接把玉盒丢给了龙羽,龙羽伸手接住,便迫不及待的打了开来。

龙羽刚打开,就一股香气铺面而来,待看到这千年树王心的样子时,龙羽的嘴角狠狠的抽了一下,只见一颗树心静静的躺在玉盒里,除了那些在表面的纹路,根本就和普通的树心一模一样,若不是这树王心还飘着香气,龙羽简直会当一块普通的树心给扔了。

龙羽看了一眼正笑眯眯的看着自己的凤天翔,不禁有种被骗的感觉,摇了摇头,道:“凤叔叔,你看,我们这么熟了,是不是给我打个折啊!”

凤天翔看着龙羽一脸可怜样,笑呵呵的摇了摇头,龙羽见凤天翔这样,也知道没戏了,就diǎn了diǎn头道:“行,不过药材你们出。”

凤天翔笑着diǎn了diǎn头,龙羽无奈,向凤天翔道了声告辞后,就向门外走去了。

龙羽刚走出门,就只见凤凰殿的某一个角落里露出了一个脑袋来,见龙羽走了,眼中满是不舍,随即跑到凤天翔面前道:“爹爹,你有没有为难xiǎo羽啊!”説完,就亲昵地在凤天翔脸上亲了一口,却是凤灵儿无疑。

凤天翔摇了摇头,道:“你这xiǎo丫头,有了情郎连爹都不要了。”説着,话锋一转道:“你刚才不是听见了嘛。”

听完凤天翔的话,凤灵儿连忙嘻嘻的笑了起来道:“我哪有,爹爹不会连xiǎo羽的醋都吃吧!”説完,又咯咯的笑了起来。

站在殿门外的两人,听见里面的嬉笑声,对视了一眼,都看出了对方眼中的无奈。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