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奉贤信息港 > 美食

妖孽上神历劫记 第24章 定仙珠

发布时间:2020-01-16 18:15:33

妖孽上神历劫记 第24章 定仙珠

暖暖的火光照在脸上,让我睡意来袭。

我毫无顾忌地依偎着他,元神感应到一个强烈的声音在呼唤我。

“亦姜………”

我半眯着双眼,慢慢地,迷糊中我仿佛看见了一个着一身黑衣的男子,怎么那么像尹星何?我的嘴角不自觉泛起了一丝微笑,随后昏睡了过去。

………………………

“亦姜,亦姜………”尹星何俯身轻轻喊了几声。

“星何哥哥,你怎么找到这里来了?”灵儿惊诧地起身询问。

“你这丫头,居然都不招呼一声就私自出来。”尹星何半责怪半关心,说完继续盯着亦姜的面庞。

灵儿随即做出一个吐舌的动作,“还是赶紧看看亦姜姐姐吧。”

“他伤得不轻,把他交给我。”尹星何轻声说道。

千梵一顿了顿,并没有接话,只紧紧搂住怀中的亦姜。

尹星何随后做出用手去探亦姜灵脉的动作,正巧被千梵一随手抓起的剑柄挡住了…………

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火药味。

“她的事,不用你管。”千梵一只冷冷的说。

“我要救她,也不需要你管。”尹星何一向性情稳妥,此时此景,怕是过于冲动了。

两人对视良久,在场的人慢慢都闻到了一股硝烟味愈来愈浓。

“你们别争了,大师兄,如果这位公子可以为亦姜上神疗伤,自然是可以一试的。”少倾突然站出来说道,异常冷静。

千梵一将亦姜的身子缓缓松开了一些,尹星何见状,马上便半抢半抱了过去,走到一旁细心的将亦姜放在地上,开始施法为亦姜疗伤。

“他是如何能催动功法?”一旁的云墨好奇道。

“那是,星何哥哥可是有家传之宝,自然不受此地约束。”灵儿开始得意说道。

“灵儿,切勿多说。”尹星何一边为亦姜疗伤一边闭起了眼睛。

千梵一此时心中也颇为好奇,此人居然不受重阴山结界的影响,能够正常催动功法。

尹星何神情专注,一霎那,他用法术从身体的左心处逼出一颗银光闪闪的珠子出来………

“星何哥哥,你要做什么?”灵儿露出几分担忧。

尹星何停止了施法,亦姜惯性地倒在了他的膝上,接着,微微抱起亦姜的肩膀,施法将这颗珠子慢慢融进了亦姜的心口处。

“这是………?”千梵一不自觉疑问起来,在场的众弟子也都十分好奇此物是什么。

“这是定仙珠,是上古留下来的修真神物,能够快速修复受伤之人的元神体魄,但是,星何哥哥却不能离了它………”灵儿露出十分关切的神情。

只见尹星何将此珠融进了亦姜身体后,自己便倒下了,他面色煞白,乌黑的头发刹那间全部变得白了………仿佛一夕之间老了几十岁。

“星何哥哥!”灵儿上前扶起他。

千梵一先是神情一顿讶异,而后快速上前抱起了亦姜。

“亦姜,感觉怎么样?”千梵一随后去探了探亦姜的灵脉,竟然恢复了大半!

少倾和云墨他们在边上帮衬着灵儿照顾尹星何,灵儿此时十分担心地看着怀中的他,不禁落起了泪,泪珠滴在了尹星何苍白的面颊上。

“是我误会他了,他暂时没事,灵儿你不用担心。”千梵一一脸抱歉地说。

“星何哥哥都这样了,你还说他没事。”灵儿半抽泣着说道,看上去伤心不已,不曾料到,他们兄妹竟如此情深,即便不是真兄妹。

“灵儿,我大师兄没有乱说,星何公子现在只是仙脉受损,除了模样大变,其它并无大碍。”少倾安慰道。

“就是为了救她?”灵儿睥睨地指着亦姜。

“这也是他自己想要做的。”千梵一淡淡答道。

“不,我要将珠子拿回来!”灵儿忽然失去理智的说。

………………………

我隐隐约约听到争执的声音,缓慢地睁开眼睛,眼就看到了千梵一一脸怜惜的神情。

“星何………”我像噩梦般惊醒,挣脱开他的怀抱,茫然的站起身来。

四望环顾之际,蓦然回首,见他如换了人般安静的躺在灵儿怀中。

“星何,果真是你,你怎么这么傻。”我蹲在地上,疼惜地看着眼前这个已是银丝白发的男人。

灵儿的怒火顿时平息了不少,只平静地说,“亦姜姐姐,你好坏也是上神,你快救救他,星何哥哥比你更需要定仙珠。”

“我知道,没想到他,居然拿自己的定仙珠来救我,我实在受之有愧,就算你不说,我也会………”我轻抚着他的白发,心中莫名的心疼起来。

说罢我在所有人都猝不及防的情形下催动着功法,决绝的将定仙珠从体内逼至体外。

顿时像被抽空了一般,身体痛楚的承受达到了极限,虽生犹死,怕是星才,强行剥离自己与身俱来的东西,应该更是痛苦!

我接起光芒缕缕的定仙珠,艰难地走到尹星何的面前。

“亦姜,不要!”千梵一在身后传来制止的声音。

我已无力顾及太多了,这颗定仙珠,我也是后来通过元神之眼,从尹星何身上窥探而出,他生来便是天降神物于他,一入凡界就是半仙之身,加上高超的悟性,13岁那年,他就已渡化成上仙了,却甘于在凡界做一介散仙。

定仙珠是他的仙脉所在,没有了定仙珠,他是万万不能的。

我一个果断决绝,施法将定仙珠融进他的体内!

众人只是惊讶地看着我,不到半刻,我见尹星何已恢复了红润的面色,白发也瞬间黑了起来,定仙珠就犹如他的元神一般,不可剥离。

我堵在心中的一口气终于松懈下来,静静地望着他许久,他与我相识虽浅,却愿意用自己的修为和性命来救我,我何以为报呢。

我转过身,看着千梵一会心一笑,身体感觉支撑不住了,刚才强忍着那么久,还是撑不住了,终还是昏倒在地。

仿佛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境里我居然是一介凡人,一个不会法术手无寸铁的凡人,一个对世事无奈和绝望的凡人!这种感觉真奇妙!身为上神是从来不会感受到凡人的无奈和绝望,这种感觉,就像被打下了神域,永远都看不到希望,只有无尽的轮回………

再次醒来的时候,我听到了熟悉的钟声。

天津有哪些种植科医院
上海中大医院的电话是多少
贵阳癫痫病医院哪家
上海治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郑州好的治癫痫病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