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奉贤信息港 > 法律

神之候补 百七十三章 危险逼近

发布时间:2019-09-25 17:47:08

神之候补 百七十三章 危险逼近

风平浪静后.慢慢的现出了越子墨和玄奕的身影.无论是圣兽魔法士那边的四人还是另一边的白果儿.都大气不敢喘眼都不敢眨的盯着场中的一切.深怕因为自己一个呼吸或者一个眨眼的功夫.错过了重要的时候.

风轻轻的吹.吹散了场中残余的灰尘.让二人的一举一动.更加的清晰可见.只见场中的二人对立而视.似乎谁也沒有受到伤害一般.

“越子墨.你果然非同一般.不过你到底做了什么.那些兽王点名要活捉你.”玄奕看着对面的越子墨.嘴角现出一丝笑意的说道.但是就在其还想说什么的时候.其忽然脸色一变难看之极.

“噗~”玄奕一口鲜血吐了出來.

“这怎么可能.”玄奕满脸不可置信.随后一口鲜血吐了出來后.其感觉胸口就像碎裂了一般剧痛无比.然后就在这个时候.天空之中忽然掉下來一块巨大的冰雕.细看之下.内部居然冰封的是那只巨鹰.

“你输了.”越子墨此时身上的雷之衣忽闪忽现显得有些不稳定.蕴含冰与火的巨大能量爆炸.二人还又在爆炸的中心.怎么可能不受到伤害.只不过越子墨的雷之衣当真不愧攻守兼备的稀有魔法.在这个时候又救了越子墨一命.

“臭小子你居然敢伤我们弈哥.”四人中的一名黑衣男子大怒道.其余人也跟着磨拳搓掌的就要向越子墨冲过來.

“你们敢.”一旁的白果儿见状瞬间就冲到了越子墨的身前.手掌一番.出现数十张黄色灵符.

“算了.我们走.”玄奕捂着胸口站稳身形.然后其嘴唇微微的动了动.手臂血纹光芒一闪.那只被冰封的巨鹰凭空消失不见.只留下那块冰雕的外壳.

“弈哥.我们就这么放过他么.他不但将你打伤.而且还是兽王大人们亲自下令逮捕之人.”之前那名大吼的黑衣男子说道.

“我玄奕从不食言.之前我已经说过了.他只要能打败我.我们定不会在找他麻烦.怎么.你是想质疑我的话么.”玄奕听见男子的话.当即脸色一冷.

“小的不敢.”男子低下头说道.

“哼.”玄奕冷哼一声.然后从怀里掏出一瓶红色的不知名药水

神之候补  百七十三章 危险逼近

.仰头一饮而尽.随着药水被玄奕服下.其的脸色立马红润了许多.

“你很强大.我玄奕喜欢跟强大的人交手.再会.”玄奕跟越子墨摆了摆手.随后带着其余四人.再次忽闪忽现的消失在了通道之中.

看着五人的离开.白果儿舒了一口气.这才回头看向越子墨.结果这一看心头立马一紧.

“师兄.你的眼睛.”白果儿一回头这才发现越子墨的眼中正有大量鲜血流出.当即失声大叫道.

“沒事的.只是我用的魔法对眼睛负荷很大.”越子墨看见白果儿的样子.当即微微一笑的说道.

“真的沒关系么.”白果儿眼睛闪烁看着越子墨.满脸的焦急之色.然后其手掌一番.手中出现一条白色的丝巾.伸手擦去了越子墨眼中流出的血.

随后二人选了一处通道.继续向魔渊塔第三层的深处探索.不过二人在通道之中消失不久后.二层与三层相连的木梯之中忽然飞出两道绿芒.然后现出两名身穿绿袍的男子.站在了之前越子墨战斗过的石台上.

“这里的战斗结束了.”其中一名拿着一枚水晶球的绿袍人看了看地上的痕迹说道.

“沒想到连玄奕那家伙也沒能留住他.”另一名绿袍人说道.

“走吧.应该是这边.”那名绿袍人低头看了看手中的水晶球.然后飞身向越子墨消失的通道追去.

…………

又是一天过后.越子墨和白果儿已经走到了三层深处.白果儿这段时间在第三层解决了五六十只傀儡.而越子墨更是解决了近百只傀儡.第二层的傀儡大多数只是相当于元婴中期的五星圣兽级别.偶尔能出现一些六星圣兽.而第三层的就是六星圣兽的傀儡.大部分都是七星圣兽.更甚还出现过八星圣兽级别.那可是相当于凝神中期的实力啊.

就在二人合力解决了数只八星圣兽级别的傀儡后.越子墨忽然眉头一皱.抬头看向前方不远处默不作声.

“怎么了师兄.”白果儿看着越子墨的奇怪举动.不禁有些诧异.然后顺着越子墨的目光向前方看去.这一看才发现前方数丈处.有一位身穿雪白宫装的美丽女子不知什么原因被困在了一道金色的光幕中.

“是她.师兄看來你跟这位美女还真是有缘那.”白果儿在看清此女子的面容后.发现此女子居然是说什么也要和越子墨一战高下的慕容雪.当即一捂杏口的笑了起來.

“沒看见.沒看见.”越子墨低语道.

越子墨在看清被困的此女居然是慕容雪后.当即立马低下了头.犹如沒看见一般的从其身边走了过去.而听越子墨讲过來龙去脉的白果儿.也笑嘻嘻的跟着越子墨从慕容雪的身边走了过去.

“越子墨.”看见越子墨居然不打算出手相救.慕容雪当即焦急的喊道.

“……”慕容雪的声音虽然不大.但是在通道之中还是很容易就听的一清二楚.可是在慕容雪喊声传來后.越子墨还是跟沒听见一般继续快步向前走.

“越子墨.”慕容雪见状当即有些愤怒的大喊了起來.

“啊.这么巧.原來你也在这啊.”此时越子墨慢慢的转回头.看着慕容雪惊讶的反问道.

“你……”看见越子墨的反应.慕容雪语气有些微怒.

“嗯.有事么.沒事我先走了.改天见.”越子墨说完毫不犹豫的再次迈步走去.

“你沒看见我被困住了么.你就不能帮帮我.”慕容雪看见越子墨居然又要走.当即着急的一跺脚.

“帮你.不.”越子墨头也不回的说道.

“你……”慕容雪气的说不出话來.

“嘿嘿.我师兄是怕救了你.又该跟你结仇了.”白果儿满脸笑意的看了慕容雪一眼.然后继续跟着越子墨离开.

“越子墨求求你.救我脱困.这次算我求你.行不行.”慕容雪咬了咬嘴唇.然后似乎下定了什么决定.再次一跺脚的喊道.

“那这是你说的.跟我沒关系.事后可别说因为我救你.得罪你了.”慕容雪说完.身形一闪.出现在了慕容雪的光幕前.

“嗯.”慕容雪也不知道自己触碰了什么机关.才被困在这里的.而且这一困就是一天多.更何况这里巨大异常.无数通道更是不知道通向哪里.这一天里.慕容雪一个人也沒有遇见.好不容易遇见越子墨从这里通过.她怎么可能轻易放弃脱困的机会.

看着慕容雪点头答应了.越子墨也暗中舒了一口气.虽然其原本就想帮她.但是他可不想在因为自己擅自出手相救.而得罪此女.否则以后说不定还真会堵在天月宗门口.要与其一战.

“看这个结界的构成.从外部攻击应该很好打破的.”越子墨双眼蓝芒闪动.一眼就看出了困住慕容雪光幕的特点.不过当其看见慕容雪满脸委屈的样子.越子墨也不禁微微一笑.他也沒想到如此性格的慕容雪.也会有柔弱的一面.看來人们常说的.人是有很多面的.果然沒有错.

“兹拉~”

“砰~”越子墨将手掌轻轻的在金色的光幕上一放.然后有丝丝蓝色的雷弧出现.雷弧瞬间就布满了整个光幕.接着光幕应声而碎.

“谢谢.我为之前的事情向你道歉.但是我想与你一战的愿望是不会变的.”看着金色光幕破碎.慕容雪的眼神立马闪烁起來.满脸的激动与喜悦.然后其抬起头看了看越子墨.眼中似乎有些异样.

越子墨闻言只是微微一笑.慕容雪的此话也有所预料.不过能让慕容雪说出此话.已经不易了.

…………

“大人.我们似乎快追上他们了.”一名相貌普通头戴扣帽的绿袍男子异常恭敬的对身旁另一名看不清面容的绿袍男子说道.说也奇怪.相貌普通的男子虽然同样头戴扣帽.但是还是能看清帽内的面容.可是另一名男子不知为什么.脸上明明什么遮挡也沒有.但是让人怎么也看不清面容.

“嗯.”男子闻言只是看了看手掌的水晶球.点了点头.然后手掌之上绿芒闪动.向另一只手中的水晶球席卷而去.绿芒瞬间就将水晶球包裹在了其中.然后一闪就沒入了水晶球之中.接着男子嘴唇微微的动了动.念起了咒语.随着男子的咒语.整个魔渊塔的第三层忽然传出轰隆隆的声音.似乎有什么东西在移动一般.

“大人.这是.”相貌普通的男子见状奇怪的问道.

“沒什么.只是改变了一下此层的布局.以免受人打扰.”看不清面容的男子淡淡的说道.

另一处.越子墨刚刚帮助慕容雪脱困.可是就在这时忽然从四周传來的一声声巨响.并且看不见顶层的上方.也有些许灰尘落下.

“师兄.这是怎么了.”白果儿惊讶的看着四周说道.

如何到南充现代妇产医院
贵阳长峰医院口碑怎么样
贵阳长峰医院看病怎么样
贵阳长峰医院评价怎么样
贵阳长峰医院到底怎么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